在线斗地主 -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
english version | 网站地图
首页 协会概况 协会动态 政策法规 行业标准 行业自律 协会会员 行业研究 会议培训 投资者教育 党建之窗
   
余文建:利用“替代性数据”提升小微企业首次获贷能力
2018年12月10日

  数字技术的出现及其在金融领域的应用,深刻改变了普惠金融的发展方式,产生了颠覆性的影响,催生了“数字普惠金融”的概念。认识到数字普惠金融巨大的潜力,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一直注重对数字普惠金融的研究,并积极地在国际领域倡导推动数字普惠金融相关的讨论和政策制定。

  

  2016年,人民银行代表中国担任gpfi(全球普惠金融合作伙伴组)主席,提出“数字普惠金融”议题,得到g20各国积极响应和高度认可,并推动出台《g20数字普惠金融的高级原则》。该原则是国际社会在该领域推出的第一份高级别指引性文件,可以说是全球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的里程碑。2017年,人民银行又推动gpfi出台数字普惠金融新兴政策与方法。2018年,人民银行进一步推动gpfi出台了《关于数字化和非正规经济g20数字普惠金融政策指引》,从四个领域对如何利用数字普惠金融服务于非正规经济中的个人和小微企业提出了政策指引。其中,第三个领域是征信中替代性数据的使用,对当下如何改善小微企业融资服务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根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小微企业平均寿命在三年左右,平均在成立四年零四个月以后才能获得首次贷款。小微企业一旦获得首次贷款,随后获得第二次贷款的比例是76%,获得四次以上贷款的比例是51%,后续融资的可得率比较高。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小微企业融资难实际上体现在首贷难。

  小微企业为什么首贷难?小微企业融资问题根源在于银企之间信息不对称,金融机构需要依据征信记录进行信贷决策。而小微企业在传统征信里是“薄档案”群体,如果只使用传统负债类数据,天然会面临首次获得贷款难的问题。因为对于没有获得贷款历史的小微企业,金融机构无法预估其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为解决这个难题,部分小型金融机构进行了一些尝试。比如,浙江泰隆银行推出“三品、三表”模式,特别是利用电表、水表、报表这些数据进行信贷的决策,可看作是使用替代性数据早期的雏形。这种模式对于小机构可行,但有一定局限性,且难以形成批量化数据的使用。

  随着数字技术的广泛运用,产生了海量的替代性数据。这些数据能够通过批量化地使用,对传统征信数据起到良好的补充,帮助金融机构多维度地了解小微企业经营状况,为信贷决策提供替代性数据,帮助小微企业获得首次授信,产生初始信贷记录和相应的还款记录,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总体而言,替代性数据可以分为三类。其中,支付类数据主要来源于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包括企业账户日常的支付结算、转账流水记录、小微企业主刷卡相关记录等。政务类数据主要来源于公共部门,包括税务、工商、海关、司法等。商务类数据主要来源于各类企业,特别是互联网企业的大数据,包括电子商务、社交媒体、手机使用、房租缴纳等。

  据调研,目前我国已有多家金融机构在小微企业融资服务中批量化地使用了替代性数据。其中,支付类数据使用较多的是企业账户日常流水,包括企业上下游交易,工资发放等,但前提是企业必须在上述机构拥有结算账户,才能获取相关的数据。大银行结算账户较多,具有一定优势,已在这方面有所尝试,而小银行由于结算账户较少、多为专用账户等原因,在数据使用方面仍有所不足。税务类数据可判断企业是否履行纳税人义务,是否开展正常经营,推算出企业实际销售收入和实际利润。因此,涉税信息真实性较高,对银行而言也比较可信,不少金融机构推出银税贷、税易贷等产品。税务之外的政务类数据涉及面比较广,既有定性的,也有定量的,既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可被金融机构用于对小微企业进行准确画像,为信贷决策提供参考。还有一类数据是企业和企业主个人的商业类数据。小微企业对实际控制人依赖度很高,因此小微企业主的信用跟小微企业关系也较为紧密。

  针对目前在替代性数据的应用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我提出几点建议。

  第一个问题是,支付类数据还未开放共享。今年,欧盟颁布了新支付服务指令(psd2),启动支付类数据共享,而目前国内支付类数据还处于机构内部相对封闭的状态,难以充分应用于信贷决策。对此,可借鉴近年来方兴未艾的“开放银行”理念,同时借助于api等技术,探索推动支付结算数据在银行机构之间与支付机构之间的共享。前期可考虑选取部分金融机构探索进行沙盒试点,允许试点机构在客户授权前提下,共享账户的支付结算数据。

  第二个问题是,政务类信息比较分散。税务、工商、海关、司法、社保、公安、环保等信息大都分散在不同平台,查询不便,采集和使用成本较高,同时缺乏标准化的格式和接口,不利于批量化和大规模使用。对此,可加强跨部门协调,连接信息孤岛,对各类替代性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逐步把一些公共数据整合到同一个平台,降低不必要的重复成本。在此方面,现有的“苏州模式”由地方政府建立一个企业征信,把70个公共部门的政务类数据集中起来,从最初仅提供基础的征信报告,已发展为具有征信评分、客户筛选、宏观分析等全方位服务能力的平台。截至今年11月份,累计已有近2000家小微企业获得了120多亿首贷资金。

  第三个问题是,商务类数据有效性不足。一方面,手段比较落后,仍然依靠手工方式收集和判断数据,缺乏自动化的数据采集和模型开发。另一方面,可靠性比较差,难以作为决定性的授信依据。一些数据用于消费类的信贷比较合适,但难以适用于经营类信贷。对此,金融机构应进一步加强fintech建设,合理应用各类创新技术,研发基于替代性数据的信贷决策和风控模型,提高小微企业融资服务效率。

  第四个问题是,针对个人替代性数据,尤其来源于互联网的商业类数据,在数据有效使用和个人隐私保护方面存在一定程度的矛盾。金融机构合规性要求相对较高,在数据的保护方面也较为谨慎,对此类数据的应用有所顾虑,而一些非持牌金融机构相对激进,给消费者带来个人信息泄露方面的风险。对此,可探索出台相关数据使用规范,强调客户知情同意、合法授权等原则,使得金融机构在开展相关业务时,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我今天发言的题目和开放银行主题较为相近,算是抛砖引玉,希望大家共同加强研究和探索,围绕如何利用替代性数据提升小微企业融资能力,特别是首贷能力方面,提出更多、更好的建议。

  (本文为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局长余文建在第二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的讲话,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有删减,未经作者本人确认。)